>>>努力想要寫小甜餅的我盡力了(。
>>>小學生文筆

>>>一切OOC屬於我,美好屬於李澤言

正文

 

 

 

 



-

沒有開燈的房間裡漆黑一片,只有被打開的電視影像的光映在你的臉上,顯得你的臉格外的蒼白。
是你刻意的不想開燈,任由電視的發出的聲響與房間的寂寥將你吞沒。
你獨自坐在沙發上,抱著自己的膝蓋。
你似乎在看電視,又似乎什麼事都沒有在意。
表情一片空白。
你覺得自己想流眼淚,卻又覺得自己不想哭泣。
矛盾的感受。
難以形容你此刻的感受。
焦慮、不安、惶恐......
此刻的你像一隻無助的小獸,獨自在角落裡,卻不知道怎麼緩解你的情緒。

-

你身後推開門進來的男人看到妳這個樣子忍不住低低的嘆了一口氣。
然後有點不開心。
他打開電燈,走道你身後:
「你的眼睛如果不想要了可以告訴我,不需要你這樣殘害它,白癡。」
聽見李澤言的聲音,你愣愣地轉頭,甚至沒想好用什麼表情面對他,要對他說什麼話......
不過也等不到你開口。
你感覺自己被擁入懷中。
「好了,哭吧。」
然後聽到他這樣對你說,你覺得這是你聽過的世界上最溫柔的聲音。
甚至你覺得你貧瘠的詞彙無法表現出他此刻哪怕萬分之一的溫柔。
你想告訴他,你才不想哭。 然而話還沒說出口,眼淚卻先留下來了。 這不是我的錯,肯定是李澤言的擁抱太溫暖、聲音太溫柔........我,才不想哭。你忍不住這樣告訴自己。

-

「我沒有要哭。」你把頭埋進李澤言的胸口,悶悶地這樣說。
「你說的都對。」難得的,李澤言並沒有反駁你,而是順著你的話說。
靜靜地陪著你坐在那。
....
.......
「你今天怎麼那麼早回家?」等哭了一陣子,情緒比較穩定之後,你才發現這個時間並不是李澤言應該出現在家裡的時間。
「安娜告訴我你今天情緒不太對,工作又接了太多了是不是?你是白癡嗎?」
「........」縮在他的懷裡,你靜靜地聽著李澤言的聲音、心跳,感覺特別得安心。
仿佛什麼事都沒有問題了。
「......已經沒事了,謝謝你。」忍不住更用力一點回抱著對方,你小小聲的朝著李澤言說話。
「笨蛋。」他只是這樣回答你,然後並沒有放開你的打算。

相戀十年,這個男人,怎麼會連你是不是在說謊都看不出來?


-------------------
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。
李澤言在辦公時接到了安娜的訊息,大意是讓他好好注意一下某個笨蛋,最近事情太多,她的情緒不太對云云。
彼時他們才在一起沒有多久。
收到這個消息,他就決先去看看那個笨蛋。
第一次見到她那個樣子時,李澤言不否認,他的確是嚇到了。
仿佛沒有靈魂一般。
一陣手忙腳亂,不知怎麼下手安撫她。
後來還是她說了一句:「李澤言,抱抱我。」
才知道她要的也不過就是你的陪伴。
此後十年,你也慢慢的學會如何安撫她。 
看情況,似乎還會一直學下去。
學無止境嘛。
李澤言今天依舊十分努力的學習著如何安撫好自己家的笨蛋呢。
真是可喜可賀呢。

FIN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默默乾 的頭像
默默乾

默默乾與小梨子

默默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